服务电话:

文化保护 > 公共文化 >

民间剪纸艺人赵景安

2020-07-17 14:10
1981年春,在中央美术学院的讲台上,一位中等身材、面容清癯的老者以他娴熟的刀法、精湛的技艺赢得了年画系师生由衷的赞叹和热烈的掌声。这位技惊四座的老人既不是学贯中西的教授,也不是知识渊博的学者,而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民间剪纸艺人——河北省三河县(现改市)中赵甫乡(现并入燕郊镇)苍头村农民赵景安。
赵景安(1920.4—1995.2),出身于普通农民家庭,兄弟4人,排行最小。五岁时一场麻疹给他留下了终身的后遗症——支气管哮喘。12岁由其兄赵景昆传授刻、剪纸技艺。赵景安是个懂事的孩子,除了吃饭、上厕所,他几乎整天整天地坐在那张长方形的小炕桌旁,把全部的精力和心血都倾注在那小巧的刻刀、薄薄的宣纸、坚硬的刻板和五颜六色的染料上了。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他就坐到窗前;傍晚,屋子里光线暗下来,他就把桌子搬到院子里,直到完全看不清后,他才把桌子重新搬回屋里,点亮那盏小小的煤油灯,埋头刻到深夜,经过一年的刻苦磨炼,赵景安的剪纸可以和三个哥哥的一样拿出去卖钱了,哥哥们为了照顾体弱的赵景安,就让他在家里刻纸,他们三个和父亲、叔叔分头走街串巷去卖。随着功夫的加深,赵景安的剪纸水平渐渐超过了二哥、三哥,几乎和身为师傅的大哥赵景昆不相上下。当时刻纸主要用于枕头、鞋面等刺绣底样,剪纸以窗花为主。因生活所迫,其作品拿到北京摆摊出售,深受群众喜爱。
 
从1954年入初级社到1976年“文革”结束,由于形势所迫,赵家四兄弟没有再做剪纸生意。当然,那些年赵景安也没有完全丢下剪纸,逢年过节,左邻右舍来求他,他就做一些门帘儿、枕头顶儿、鞋帮上的图案,偷偷分给乡亲们。
 
粉碎“四人帮”后,国家的各种政策逐渐放宽了。1979年完秋,酷爱剪纸艺术的赵景安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欲望,拿起刻刀、戴上老花镜,精心克制了上千副作品。虽然手腕儿不是那么灵活,但由于他功底扎实,剪纸水平并不比当年逊色。
 
1980年7月,赵景安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带着剪纸来到北京摆摊销售。结果生意非常红火,第一天就卖出了近百张。后来经中央美术学院教师发现,被他高超的剪纸技艺所折服。只两、三天的时间,他随身携带的上千副剪纸便被美院师生和闻讯感来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师生抢购一空。后来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中央美术学院还把他的表演和讲授排成录像,作为教学资料片。其后十余年,他每年都应邀给中央美术学院送去百余部作品,被学院作为民间手工艺筛选后供教学使用。美院的许多毕业生在奔赴新的工作岗位后,仍不断给他来信,为朋友、为各级美术馆求购他的剪纸作品。
 
1982年7月,西德留学生白云台女士在完成学业回国之前,买了赵景安的上百幅剪纸,准备把它们作为最珍贵的礼物送给国内的亲友和同行们。在此之前,她就买了老人几十幅作品,并通过好友介绍认识了老人,虚心向他求教。渐渐地,这国籍不同、肤色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的一老一少之间通过剪纸建立起了最深厚的友谊。临行前,白云台和老人依依惜别、合影留念;老人把自己精心制做的一套剪纸工具送给了白云台。
 
赵景安刻纸工艺精湛,以荣宝斋南绵连纸为原料,采用软板雕刻,一次成型40张,作品做工简练,刀法流畅,内容丰富,形象逼真。上色颜料自调自配,随调随上,信手拈来,自然景观活灵活现。其花鸟作品《百鸟朝凤》、《百花争艳》及自创的作品《狮子滚绣球》、《二龙戏珠》等尤着真功。人物作品表现手法简洁明快,独具特色,如人物开脸用以两个圆点表示眼睛,两条曲线表示眉毛,两竖线一横线勾出鼻口,既干净利落无多余,又把人物性格与故事画面表现得完美无缺,令人拍案叫绝。其代表作《牛郎盗衣》、《天河配》、《杀庙》、《昭君出塞》、《回荆州》、《赵云夺阿斗》、《红楼梦》、《桑园会》8幅作品参加了中国第一届艺术节“画中戏”民间美术展览。多件作品被选登在《世界图书》、《民间文学》、《民间文学论坛》、《北京周报》等刊物上。中国民间美术博物馆收藏他的700余作品,其生平艺迹存入民间艺人档案。